數字報

品讀南京|千年前的“南京都市圈”是什么樣的?

2021-04-10 09:57:01|圖文來源:紫金山觀察

今年,“南京都市圈”作為首個獲得國家“官方認證”的都市圈發展規劃,正式“C位”出道。近日,江蘇省人民政府、安徽省人民政府聯合印發《南京都市圈發展規劃》,共同打造“暢達都市圈”。南京,再次被刷屏。 

“都市圈”的概念,近年來逐漸走入大眾,然而作為六朝古都的南京,“都市圈”的歷史卻早已有之。近日,南京大學出版社推出《“都城圈”與“都城圈社會”研究文集——以六朝建康為中心》,多角度回溯探討南京的“都市圈”歷史。 

01

學界熱議 千年前“都市圈”研究早已開啟

作為中國首個規劃建設的跨省都市圈,南京都市圈是以南京為中心的經濟區域帶,位于長江中下游沿江城市地帶核心地區。地跨蘇皖兩省的南京都市圈,將成為一個被發達的交通網絡緊密聯系的城市群落。 

“在以往的歷史學或考古學研究中,王朝時期的都城往往被理解成由城墻圍起來的城圈空間。其實,即使像中國中世紀都城那樣有著廣袤外郭城的情況下,由城墻圍起來的都城依然是狹義的都城。作為常識,單憑城墻圈內的城市空間,是無論如何也難以維持一座城市的正常運轉的,因此,近年來在城市空間的研究中導入了‘都城圈’的概念,將研究的視野擴展到了都城的周邊。而‘都城圈’的概念,較早則出現在日本的中國考古學界。”

著名六朝史學者、南京大學歷史學院張學鋒教授表示。《“都城圈”與“都城圈社會”研究文集——以六朝建康為中心》則是對南京六朝時期的“都城圈”或是“都市圈”的一本研究合集,作為該書的編者,張學鋒在其中不僅翻譯了多篇日本學者關于六朝建康的論述,更以《六朝建康“都城圈”的東方》為題,詳細進行研究。 

《“都城圈”與“都城圈社會”研究文集——以六朝建康為中心》。南京大學出版社供圖《“都城圈”與“都城圈社會”研究文集——以六朝建康為中心》。南京大學出版社供圖

雖然關于古時“都城圈”的內涵以及定義,學界還在熱議討論之中,但是相關研究早已開啟。在“都城圈”這個概念被廣泛認知以前,日本學者已經對六朝建康城與周邊地區的關系展開過多種研究,包括《建康與水運》《建康與三吳地區》等。 

張學鋒在研究中表示,雖然孫吳建業城的選址,起初完全是出于軍事目的,似乎沒有考慮到軍糧、物資等經濟因素。然而一旦定都以后,經濟等各方面的困難便迎面而來。在解決這些問題的過程中,便形成了一個能夠維持這座新興城市正常運作的空間范圍,它逐漸形成了自己的“都市圈”,“不同時代不同地域的都城,其‘都城圈’的范圍肯定是不一樣的。但必須強調的是,‘都城圈’絕不是單純的地理概念,它應該是能夠在政治、軍事、經濟諸領域支撐都城正常運作和保持長期穩定的最小地域范圍。盡管如此,由于各都城圈的研究尚未充分展開,因此上述概念正確與否,必須等待更多的具體研究來對之進行驗證。”

02

消費需求 龐雜人口催生特殊經濟模式

如今,南京都市圈地理位置特殊,城市類型豐富,在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中具有重要地位。無論是制造業、旅游業、金融業、消費市場,還是對外貿易、服務業,基礎產業實力雄厚,加上科教優勢明顯,文化底蘊深厚,造就了綜合經濟實力較強的南京都市圈。 

長江南京段。南報融媒體記者 董家訓攝長江南京段。南報融媒體記者 董家訓攝

那么在六朝的歷史中,以南京輻射周邊的“都市圈”又是怎樣的一種“都市圈社會”呢?

原先建業城東部弧形地帶的既有產業無法滿足都城巨大的消費需求,張學鋒在研究中表示:“為解決軍糧問題。孫吳首先在建業東部弧形地帶相對落后的胡孰、江乘兩地設典農都尉,專事屯田。以后,屯田范圍進一步擴大,先后在于湖(治今安徽當涂)設督農校尉,在溧陽(治今江蘇溧陽西南)設屯田都尉,又在更東的毗陵(治今江蘇常州)設置典農校尉,屯田區域不斷擴大。” 

而曾在南京留學的六朝史專家中村圭爾教授,則通過六朝建康與周邊地區各種關系的一系列分析認為,隨著南來北往的人逐漸在這里落地生根:“擁有大量消費人口的建康,將周邊廣大地區卷入了消費經濟的范疇,造就了包括奢侈品在內的多種生產、制造業與儲藏、運輸業的繁榮,使江南地區呈現出了與其他地域差異極大的特殊經濟模式,江南社會也因此形成了特有的地域社會。而且,江南這種獨具特色的地域社會,還深刻地影響到了其以后的歷史。”

都城建康地圖中,周邊都市圈已經繪制其中。都城建康地圖中,周邊都市圈已經繪制其中。

彼時,建康都城的近郊與周邊,如果從行政區劃上來說,管轄著建康都城以及近郊的——秦淮河以北是建康縣,以南是秣陵縣,其周邊則分布著京邑丹陽郡所屬的丹陽、湖熟、永世、句容、溧陽、江寧諸縣及僑臨沂縣。

中村圭爾在《魏晉南北朝都城研究的另一種可能性》中對此加以詳細論述,“這些都是人為劃定的界線。人為設定的行政區劃,對以都城為中心的生產、流通等日常性的經濟活動范圍是否具有約束力?這是個很大的疑問。至少在南朝江南地區的一部分,以建康為中心,超越上述諸縣,并且超越其上級行政區劃丹陽郡,與鄰近的晉陵、吳、吳興、會稽等郡縣有著廣泛的經濟往來。” 

中村圭爾的研究顯示,丘陵地帶的會稽郡、宣城郡,成為當時上流階層拓展事業的據點,那里屯、傳、邸、冶及別墅廣布,包括青瓷燒造、開陂養魚、果園經營等產業在內,促使以建康為消費地的奢侈品生產取得了很大的發展。中村圭爾認為:“我們必須認識到,這張網絡,在作為維持都城建康正常運作的前提的同時,也給鄰近諸郡的社會經濟狀況帶來了相當大的影響。” 

03

運輸通道 水路交通打造都市圈“暢達網”

如今,1小時通勤,是“南京都市圈”的“暢達”目標。《規劃》中明確,到2025年,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水平位居全國前列,城際“斷頭路”全面消除,省際航道更加暢通,都市圈軌道交通基本成網,南京與各城市之間實現1小時通達。 

那么千年前的古都,又是否存在著“都市圈”的城市交通暢達網呢?

“孫氏家族是吳郡富陽人,在定都建業之前,曾經有過以會稽(治今浙江紹興)和吳郡(治今江蘇蘇州)為根據地的歷史,他們非常清楚太湖平原及杭州灣地區的富庶。隨著三國鼎立局勢的基本穩定,建業的官私生活漸趨奢侈,向更東的太湖流域和杭州灣地區的索取資源便提上了日程。其中最重要的措施就是開鑿運河——破岡瀆以打通建業與太湖流域、杭州灣地區的漕運通道。”在《六朝建康“都城圈”的東方》的研究中,張學鋒專門以“破岡瀆的探討”為中心,對維持都城圈正常運作的因素進行深入展開。 

中村圭爾的研究顯示,因物流的繁榮,連接會稽郡、宣城郡與建康的交通干線周邊地區,與倉儲業、運輸業相關的產業也因此隆盛,這給交通干線沿線的社會同樣帶來了不小的影響。而陸路之外,水路一直是南京古今連接全國乃至世界的重要通道。

“當時長江水情兇險,內河船進入長江,并不安全。這個時候就需要開鑿人工運河。”在張學鋒看來,經過多年的開鑿與發展,破岡瀆成為六朝時期維系都城建康的生命線。通過考古發掘,從南京六朝古墓中發現一些青瓷器隨葬品,經過比對,跟今浙江的瓷器窯遺址發現的殘片是相同的,“這就證明六朝時期南京居民使用的瓷器絕大部分來自會稽郡。那么它是怎么從浙江運過來的呢?正是通過破岡瀆這條水路。” 

“韓國首爾風納洞土城、夢村土城等都出土過很多中國六朝陶瓷器,其中主要有孫吳、西晉時期的錢紋釉陶器和東晉以后的青瓷器。另外,日本列島發現許多銅鏡,其圖紋和鏡銘也都顯示了當地與孫吳之間的交往。”通過破岡瀆所延伸出去的通道,也成為東來商旅與都城經濟連接與交往的重要主干道。

延伸 南京與都市圈城市的血緣關系

“南京都市圈”由兩省共建,南京與周邊安徽城市之間的密切關系,甚至一度沖上熱搜話題,成為熱議焦點。其實,南京與輻射都市圈其中的安徽城市的血緣關系,不僅在千年前的六朝時期就誕生,更一直相愛相生了很多年。 

《方志江蘇》中則明確對此進行了記載。孫權稱帝建立東吳,將都城從武昌遷至有“鐘山龍盤,石頭虎踞”之稱的建業,開啟了南京的都城史,后來東晉及其后續的南朝都城也都在南京。到了宋朝,北宋的行政區劃上,被稱為江寧府的南京并不屬于兩浙路,而屬于江南東路,宣州、徽州、池州等地都歸其管。而徽州、宣州,如今就是南京都市圈的小伙伴。 

清康熙四年江南省地圖。方志江蘇供圖清康熙四年江南省地圖。方志江蘇供圖

明朝定都南京,但首都直轄區(南直隸)卻是一個相當大的范圍,該地域包括現在的江蘇、安徽兩省和上海一市,此地橫跨江淮,可謂曠古未有。 

直至清朝,南直隸改成了江南省,由于江南省太過富裕,朝廷怕影響自身地位,就將江南省一分為二,才有了如今的江蘇和安徽兩個省。 

紫金山觀察記者 王婕妤

責任編輯:董夢穎
日本成年片黄网站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嘞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