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報

這里有江南絲綢文化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2021-04-09 09:52:26|圖文來源:南京日報

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成南京首座獲得國家等級評定的非國有博物館

這里有江南絲綢文化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春蠶吐絲,織造成綢,絲綢以其獨特的美觀性和商貿價值成為中華文化寶庫中不可忽視的瑰寶。南京,自古以來都是絲綢織造的中心之一,據《清會典》記載,“凡上用緞匹,內織染局及江寧織造”。鄭和下西洋時海上絲綢之路的出發地也是南京。

秦淮區菱角市66號,明城墻下,南京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經過四年努力,正式晉升為國家三級博物館,成為南京首座、江蘇第一批獲得國家等級評定的非國有博物館。

一絲千年,生生不息。這里有江南絲綢文化的過去、現在和未來。更美、更絢麗的中國絲綢故事,正在南京上演。

薪火兩代傳

明城墻下建起一座全新博物館

走進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一步踏進絲綢的世界。

“一襲江南”古代絲綢服飾復原活化展、“絲路印記·源起南京”海上絲綢之路南京遺跡圖片展、“錦·色”南京云錦數字化保護成果展、“正本清源·百年中興”中興源云錦檔案史料展、“一緙千金”緙絲造像藝術特展、“江南薔薇處處開”月份牌旗袍演繹展、“染作江南春水色”絲織技藝體驗展、“江南絲意”絲綢文化衍生設計展、“破繭成蝶”蠶桑文化中小學研學課程成果展、“一衣帶水·絲結善緣”中日絲綢文化交流展、“復興錦程”南京云錦絲織業百年史料展……博物館內各種與絲綢相關展覽令人目不暇接,大開眼界。

行走在館內,各種關于絲綢史料圖鑒鋪展開來,仿佛一個從古代走來的繡娘,將絲綢流傳7000年的歷史文脈娓娓道來。綾、羅、綢、緞、綃、絹、紡、縐、紗、錦、葛、綈、呢、絨等14大類絲綢全品種樣本皆在館中。云錦、宋錦、蘇繡、緙絲等最高等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展現出蠶桑絲織技藝高度與廣度。

館內還特別收藏了近現代中國絲綢行業突破性的科技成果,藏品分為專題典藏類、歷代絲織品與生產工具類、技藝與科技成果類、檔案資料類等,以絲綢行業的專業標準形成了較為完整和系統的、具有學術價值的收藏體系,以此展示、研究、傳承、弘揚江南絲綢的歷史、科學、藝術、文化的成就和價值。

為什么會專門建一座關于絲綢的博物館?答案要從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理事長徐鳳梅的絲綢情緣說起。出生于1953年的徐鳳梅是這座博物館的創始人,從蘇州蠶桑專科學校畢業的她選擇留校任教,一教便是11年。在這期間,她掌握了過硬的理論知識和豐富的實踐經驗,對桑樹種植和蠶種培育都有自己獨到的見解。隨后她加入了江蘇省絲綢總公司,也就是蘇豪集團的前身,負責公司的技術研發。她還擔任過江蘇省絲綢協會秘書長等職務,可以說,關于絲綢的一切,她都了如指掌。

幾乎整個人生都與絲綢相關,徐鳳梅堅定了一個念頭——應該對這個行業有一些貢獻,“有關絲綢的一切,可以說已經刻入我的血脈,我覺得一定要搭建一個平臺,讓更多的人了解絲綢究竟是怎么回事。從古代的‘絲綢之路’‘海上絲綢之路’,到現在的‘一帶一路’,絲綢和國家、和百姓的生活都息息相關。”

和其他博物館相比,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顯得很特殊,沒有請任何設計師,2400平方米的空間簡潔又大方。館內藏品很多都是徐鳳梅向行業內的朋友、同行征集而來的,展廳里找不到任何一件與她相關的圖文介紹,“我辦這個館只是為了把自己積累的關于絲綢的知識分享給社會,希望每一個來看展的人都能享受絲綢之美,這是我的理念與堅持。”

2017年5月3日,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在明城墻下正式開館。博物館需要人專門打理運營,徐鳳梅力勸女兒耿奇加盟。“我說服了她。絲綢為什么能傳承幾千年?絲綢文化可挖掘的東西太多太多了。”畢業于南大中文系,做過媒體、做過外貿的80后姑娘耿奇,最終動心了,成為了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的館長,設下了一個愿景——以7000年的江南絲綢文化為主題,以絲綢的全產業鏈優勢為依托,以江南生活方式為語境,打造一個面向全社會的展示、收藏、保護、研究、教育的絲綢文化體驗中心、織造技藝保護中心、絲綢文創開發中心和產業生態示范中心。

經過四年的努力,中國博物館協會發布正式公告顯示,經由國家文物局《博物館定級評估辦法》《博物館定級評估標準》評定,南京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正式晉升為國家三級博物館,也成為南京首座、江蘇第一批獲得國家等級評定的非國有博物館。

打造全產業鏈

讓傳統文化破圈而生

大雅雅于市,博物館也要“接地氣”,單純的藏品展示并不能滿足參觀者的需求,在這個最能講述好絲綢故事和起源的地方,陳列的展品不僅承載了實用功能,也傳承著千年的歷史文化和藝人匠心。對于將一生心血投注到江南絲綢上的徐鳳梅來說,借助博物館這個載體,構筑起一個產業化模型,直觀地展示絲綢生產體系中產學研的全過程是她的夙愿,也是她的責任。

絲綢生產需要經過桑——蠶——繭——絲——綢5個環節;絲綢技藝包括繡、染、織、繪、印5類工藝;絲綢鏈接農業、工業、科技、商業、文化5個領域。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開創性地將這些結合在一起,提出了“蠶桑絲綢全產業鏈和絲綢文化價值鏈深度融合”的創新理念。在耿奇看來,絲綢文化既是農桑文化的源頭,又是絲綢之路的歷史,也是紡織技藝的巔峰,更代表著一種頂級的藝術形態和生活方式。

源于徐鳳梅數十年深耕桑蠶技術的研發工作,在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中,除了絲綢,還可以看到琳瑯滿目的桑蠶衍生制品,涉及衣食住行方方面面。桑葉茶、桑葚酒、蠶絲護膚品甚至還有桑雞蛋、桑豬肉……博物館的蠶桑衍生品基地從蠶種生物特性出發,解決了產業鏈后續發展難題,生產研發新的以桑蠶絲為原料的產品,已經做到了蠶桑繭絲綢全產業鏈覆蓋,拓寬了文創的邊界,讓絲綢文化真真切切地融入現代人們的日常生活。

在展區中,有專門設置的桑蠶衍生品商店,讓人們感受到文化概念是如何轉化成為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實用商品;讓市場直接享受到文化與科研結合而誕生出的新成果;讓觀眾更好地理解傳統文化、博物館行業以及科學成果的轉化過程,達到以博物館宣傳蠶桑產業,借產業鏈反哺文化宣傳的良性循環。

除了科學研發,博物館還從源頭出發,創辦了一個蠶桑養殖農場。大眾可以通過預約的方式前去參觀,體驗采桑、養蠶,感受桑雞蛋和桑葉茶的營養與美味,這里有的,是絲綢與遠方。在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絲綢不僅僅只是藝術品,更代表了一種生活美學,不論是生產的哪一個階段,都能讓人感受到絲綢的獨特魅力。

獨木難支,不論在哪個行業都適用,尤其是對非國有博物館來說,多方合作,才是共贏。耿奇通過與南京博物院、蘇州絲綢博物館、江寧織造博物館、中國南京云錦博物館等國有博物館合作,將桑蠶衍生品基地生產的產品送入了各大博物館的商店。

創新不止于此,在博物館文創方面,該館133個原創文創產品緊扣絲綢文化主題,橫跨衣食住行的各個維度,讓觀眾能深刻地體會到絲綢是一種精美的生活方式,從而真正實踐了以文化賦能產業,以產業反哺文化的辦館理念。該館文創榮獲“中國旅游商品大獎”“紫金獎文化創意獎”“南京市首屆博物館文創產品最具人氣獎”“南京特色文旅商品”“江蘇省特色伴手禮”“南京禮道——非遺好禮”等榮譽。

此外,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團隊承接了南京博物院大雅齋系列文創產品的設計、制作和宣發。對耿奇來說,博物館商店不僅僅是個商店,它更承載著文化產業化以及與市場對接的作用。吸引人的看似是一件件精致的商品,實則是其中蘊含的文化內核。

耿奇認為:“博物館不僅僅是簡單的藏品陳設,更是一個故事的講述者。”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圍繞文化產業,將文物與現代科研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系統,用現代的方式讓傳統的文化破圈而生,讓江南的絲綢文化不再只是少數愛好者的“私有珍藏”,而是借力成為大眾熟知的文化符號。全產業鏈的打造,對博物館尤其是非國有博物館來說意義非凡,耿奇表示:“希望在市場與文化之間直接搭建起橋梁。”

數字化探索

開創絲綢非遺保護新未來

疫情之下,全球很多博物館都開啟了數字化之路。但大多數博物館的數字化方向,基本上還停留在“把文物信息化”,也就是說,可以讓觀眾線上看展品。而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的數字化探索,已經走在了前頭。

“絲織技藝的經緯交織原型啟發了二進制編碼的原理,絲織技藝與數字化的淵源在當代被重新建立。”耿奇說,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設立“數字非遺文化基因——江南絲綢非遺數字化保護”項目,探索創新非遺傳承方式,借助信息技術手段對代表性絲綢非遺技藝進行數字化保護。這建立了絲綢非遺數字化保護的行業標準,開創絲綢非遺保護的新格局。

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的探索,是從南京云錦開始的。在館里,安放著一架巨大的大花樓織機,館內專門請了織工現場展示紡織技藝,將云錦制作過程展示到大眾面前。除了現場展示,南京云錦數字化保護的開發與應用已經進展到了一個全新的格局。一件清制的龍袍上除了五爪金龍還有哪些圖騰紋飾?南京云錦牡丹花樣的配色有什么規律和訣竅?《紅樓夢》中的角色愛穿什么樣式花色的服飾?坐上大花樓織機可以“拆解”成哪些步驟……關于云錦所有的一切,都可以在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的數據庫里找到答案。

由省文化和旅游廳、省信息化領導小組辦公室聯合推選的2020年度江蘇省智慧文旅示范和培育項目近期正式公布,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的“南京云錦數字化保護的開發與應用”獲得示范項目第一名。這是傳統文化與現代科技的跨界碰撞,把口口相傳的云錦傳統技藝以數字化形式進行記錄、保存和傳播展示,讓南京云錦以更加鮮活生動的方式呈現在人們眼前。

“以前我們說傳承非遺,一定要進入到這個行業,或者找到一個傳承人,才能學習這件事。但現在就沒有障礙了。只要感興趣,都可以調用這個數據庫的資料,去了解云錦、了解非遺,可以沒有障礙地去學習。”耿奇說,讓非遺技藝成為“可應用的文化基因”,是跨越時空的數字化保護,是文化薪火的傳承。

通過這個項目,江南絲綢文化博物館希望形成“社會化保護”的概念。“知其然更要知其所以然,絲綢絕不僅僅是好看而已,其中深藏的文化更值得人們記住。單憑藏品的展示,不一定能讓觀眾在文化上與之產生共鳴,參觀者并不能直接發現其中真正有價值的部分。”耿奇說,希望通過剖析傳統技法之妙,找到絲綢文化與觀眾的共通之處,讓觀眾理解傳統絲綢技法蘊含的價值,繼而成為一名二次傳播者,實現良性循環。“我們不是非遺傳承人,我們是文化的守護者和踐行者。”“傳承”二字,先有傳,后有承。只有傳播得范圍廣、挖掘得深度夠,才能吸引人將文化“繼承”下去。

南報融媒體記者 陳曦 邢虹

新聞多一點

南京正著力推進“博物館之城”建設,成效顯著。對非國有博物館,我市加大扶持力度,共下撥非國有博物館發展補助資金約1000萬元,組織開展南京市國有博物館和非國有博物館對口幫扶工作,促進非國有博物館運營管理、展覽展示、服務水平等方面全面提升。

截至2020年底,全市登記備案的博物館已增至60座,其中非國有博物館增至20座,逐步形成以國有博物館為主體,非國有博物館為補充的博物館公共服務體系,博物館數量、類別、規模在全國名列前茅。

作者:陳曦 邢虹 責任編輯:吳麗莉
日本成年片黄网站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嘞钰网